湖北日報全媒記者 胡祎 馮杰 通訊員 孟立 葉江 張科

初夏6月,地處黃石市陽新縣的黃石新港內一派繁忙,藍色的吊裝機械正在將散裝貨輪上的進口大豆,源源不斷地裝進集裝箱。

在消毒、報關后,這些大豆將轉乘火車,經武昌車務段羅家橋車站前往川渝地區。得益于鐵水聯運,包括這批大豆在內的貨物入川,比以往水運縮短25天。

事實上,這只是我省鐵路貨運持續發力的一個縮影。今年來,全省鐵路貨運“火力全開”,1月至5月全省鐵路貨運完成發送2163萬噸,同比增加155萬噸,增幅7.7%;裝車完成40萬車,同比增加3.5萬車,增幅9.6% ,增速跑贏了全省一季度GDP增速(6.7%)2.9個百分點。

物流是經濟的晴雨表,鐵路物流的數據從一定程度上印證出我省經濟基礎較好,潛力十足。

湖北是鐵路貨物中轉大省

發送量增長7.7%,裝車增加9.6%。南來北往滾滾鐵流中,都在運些啥?運往哪兒?

據了解,從貨物品類來看,1月至5月我省鐵路貨物發出品類主要為集裝箱、金屬礦、化肥,分別占發出貨運總量的20%、20%、15%,而集裝箱貨物中又以沙石料為主,占到集裝箱貨物的35.8%。

武漢鐵路局集團公司貨運部營銷科工程師陳松介紹,鐵路運輸以大宗商品為主,礦石、沙石料、化肥這三大品類是我省鐵路貨物對外發送的主要品類。在現代社會物流體系中,這些大宗商品易保存、運量大,依靠鐵路成網的優勢能夠取得較高的性價比。

數據顯示,今年春季武漢鐵路局集團公司管內173個貨運站累計向全國各地運送農資農具545.7噸,有力保障了全省、全國的春耕生產。

這些大宗商品都去了哪兒?

武漢鐵路局集團公司貨運部綜合設備科科長羅保平介紹,有40%是在管內車站之間流動,另外60%主要去向為成都、上海、廣州、安徽等地,從一定程度上印證了我省大宗商品的主要市場為本地市場以及長三角、珠三角。

1月至5月,全省鐵路到達貨物92.2萬車,同比增長10%,到達貨物仍然以電煤、糧食、鋼材、水泥為主,主要來源省份為陜西、內蒙古、東北三省等,表明我省經濟發展態勢穩定,對能源、基礎耗材的需求旺盛。

羅保平補充說,從全國鐵路網來看,武漢鐵路局集團公司是一個中轉大局,而不是發送和到達大局,特別是襄陽北、武漢北兩大貨運編組站晝夜不息,保障了全國南來北往的鐵路貨物運輸。

在北煤南運大通道浩吉鐵路襄州北站,日均煤炭列車開行突破70列,煤炭發運量日均保持在20萬噸,保障了重點發電企業的電煤需求。一季度,武鐵煤炭日均裝車665車,管內25家直通電廠庫存全部在18天以上。

中歐班列創歷史之最

在鐵路貨運中,中歐班列(武漢)、中老國際貨運列車是我省兩大鐵路跨境貿易通道,承擔著我省對外貿易輸出的重任。

數據顯示,1月至5月,中歐班列(武漢)累計往返182列,同比增長63%。其中,開行101列,同比增長48%,到達81列,同比增長69%。開行數量創開行以來同期之最。

為何中歐班列(武漢)能夠有如此大的增幅?漢西車務段表示,一方面得益于企業對歐洲市場的培育越來越好,另一方面是因為中歐班列(武漢)品牌逐漸突顯,受到了客商的青睞。

從貨源來看,出口貨源主要是湖北及周邊省份的汽車零配件、光電子產品、太陽能光伏組件、太陽能組件、太陽能板、服裝、日用百貨以及防疫物資等貨物,而到達的貨物以歐洲地區的紅酒、木材、副食品為主。

羅保平介紹,從品類來看,發出與到達的貨物種類基本保持一致。這表明,我省通過鐵路往來的貿易商總體保持穩定,說明湖北與歐洲的貿易關系較為穩固。

5月17日,武鐵還開出了首趟中老國際貨運列車,標志著湖北與東南亞之間有了新的貿易通道。至此,武漢形成中歐班列、中老國際貨運列車兩大鐵路跨境貿易通道,將有力助推湖北企業走向海外。

但從全國范圍來看,中歐班列(武漢)與西安、重慶等同類城市開行仍有較大差距,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拌F路在大宗貨物運輸中具有運量大、安全性高、速度較快等明顯優勢!比A中科技大學教授趙憲堯認為,在新一輪對外開放中,中歐班列這條大通道將能有力推動湖北實現更高水平的對外開放。

湖北鐵路貨運關鍵指標領先

鐵路貨運增幅跑贏GDP2.9個百分點,意味著什么?

陳松說,這一數據在鐵路系統來說屬于比較快的增長,說明湖北地區的鐵路物流較為活躍。

陳松分析,我省鐵路貨物發送量能夠實現較快增長主要是有三個原因:一是今年上半年受疫情防控影響,高速公路物流出現了堵塞的情況;二是因為今年上半年汽油價格上漲明顯,導致公路運輸成本進一步抬高;三是各地對公路運輸開展了查超載的行動,這些因素交織起來,促使一部分公路物流轉移至鐵路。

相比較公路,鐵路單次運量大,且有受疫情防控影響較小的優勢。因此,從長遠來看,隨著多式聯運體系的完善,鐵路在全社會綜合物流體系中將承擔更重要的運輸任務。據羅家橋車站站長馮良才介紹,1月至5月黃石新港鐵水聯運裝車3687車,其中糧食“散改集”裝車2955車,水鐵聯運裝車比去年同期增長106.9%,糧食“散改集”增加65.8%,增勢迅猛。

伴隨著多式聯運的推進,我省正在加快“鐵路進港”,目前7個碼頭實現“鐵路進港”,分別為武昌工業港、鄂州三江港、黃石新港、武漢陽邏港、荊州港、枝城港、宜昌港。以黃石新港為例,從北美運來的大豆經過水轉鐵入川比單純走水路節約25天,大大提升了社會經濟效益。

盡管鐵路貨運增長勢頭較快,但其發展空間仍十分巨大。據國鐵集團2021年的統計數據,武漢鐵路局集團公司管內173個貨運站(包含豫南一部分車站)貨物發送量占屬地物流僅為2.8%,顯示鐵路貨物占我省社會物流的比重很小,未來增長空間誘人。

業內人士稱,綜合交通運輸較為發達的地區,鐵路貨運占當地社會物流都相對較低。2021年,武漢鐵路局、上海鐵路局、南昌鐵路局、廣州鐵路局鐵路貨物占當地物流比例分別為2.8%、1.7%、2.7%、2.2%。

羅保平認為,湖北地處中部,實現了縣縣通高速、長江在湖北境內有1000多公里,且有漢江等多條支流,水運、公路運輸非常發達。盡管鐵路物流在社會中占比較低,但鐵路物流以大宗商品為主,而大宗商品的流通又是經濟發展、產業發展的基礎,因此鐵路物流能夠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一地經濟走勢。

當前,我省正在打造亞洲首個專業貨運機場,沖刺年中通航,未來將成為全國性乃至世界性的轉運中心。同時,我省還不斷完善高速公路網、發揮沿江碼頭的作用,打造“軌道上的湖北”“祖國立交橋”,構建“九省通衢”新優勢,這些都將進一步筑牢湖北經濟長期向好的發展底盤。

編輯:朱娜
原創版權禁止商業轉載 授權>>
轉載申請事宜以及報告非法侵權行為,請聯系我們:010-56807194
長按二維碼
關注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