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常態化核酸篩查工作開展至今已有半個月,隨著天氣轉熱,核酸采樣及樣本運送工作也更加艱苦。專家表示,盡管工作環境更加惡劣,尤其是對于一些室外采樣點的人員而言,但樣本采集、存放和轉運工作仍要堅持按照規范執行,不能懈怠。

  電瓶車轉運樣本

  6月15日是上海入梅以來的首個高溫日,氣溫攀升至36度,室外地面溫度更高。第一財經記者在上海市區某露天核酸檢測點看到,臨時搭起的帳篷擋不住似火驕陽,采樣人員身穿防護服,臉上汗流不止,而室外沒有電扇或者降溫的冰塊。同樣暴露在烈日下的還有一管管正在采集的核酸試劑樣本。

  該采樣點下午的采樣時間為1點到4點,4點停止采樣后,工作人員把最后收集到的一批樣本裝入一個手提箱大小的小型冷藏箱,接近4點半左右,一個快送員騎著車電瓶車到達檢測點,準備把這些樣本取走。

  只見這名取貨員將冷藏箱打開,將裝在密封袋中的近20管核酸試劑匆忙塞進黑色雙肩包中,而電瓶車上則裝滿了從多個檢測點收集的黃色醫廢袋。

  他現在要載著樣本和醫廢一起送到附近一個“中轉站”,然后由專門的車輛將這些統一收集的樣本轉運至指定的檢測實驗室。他自稱這已經是他今天第六次轉運樣本了,上午三次,下午三次,這樣就結束了合同約定的一天6小時工作時間。

  據這名轉運的人員向第一財經記者透露,他每天收集樣本的點也不完全固定,有時會臨時多加出來一個取樣點,這樣就導致他到達下一個點的時間順延了,因此實際的工作時間也不止6小時。

  一位常態化核酸亭采樣人員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原則上每隔1個小時就會有人來運走一批樣本,但在實際操作上,時間也不是那么固定,主要看轉運的人手夠不夠,他們的主要工具是電瓶車,將附近幾個檢測點收集來的試劑集中運送至集合點,再由專車送往檢測實驗室。

  不過對于上述流程,一位具有豐富實地采樣經驗的傳染病專家表示,這樣的樣本處理方式令人擔心,樣本存放和轉運都很不符合基本規范。

  “我們做傳染病的人都知道,最重要的是一切操作都要嚴格按照規范和標準來執行,核酸樣本的保存溫度和轉運時間都是有嚴格的標準化流程的,絕對不是怎么方便怎么來!鄙鲜鰧<覍Φ谝回斀浻浾弑硎。

  指南已有明確規定

  《全員新冠核酸檢測組織實施指南(第二版)》對于樣本的保存與轉運有明確規定,樣本應當低溫(2-8攝氏度)保存,原則上每2小時收集一次樣本進行轉運,保證樣本采集后4小時送達實驗室。

  在上述指南的基礎上,上海更是進一步對核酸檢測機構提出“126”的要求,即每隔1小時收集、運送一批次樣本,運送車輛2小時將樣本送達檢測機構,6小時內實驗室完成檢測。在樣本的轉運方面時間要求比指南的規范縮減了一半,但事實看來,這樣的目標要實現起來難度很大,如果樣本轉運不及時,不僅影響樣本的質量,而且也會影響檢測等待的時長。

  對此,上述傳染病專家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既然有規范,就應該嚴格按照規范來執行,比如說規定應該1個小時或者2個小時運一次樣本,到點就應該有人來取,而不是看人手夠才來取,不夠就再等一等!

  這位專家還提醒稱,隨著天氣逐漸變熱,核酸試劑如果在運輸途中無法及時低溫保存,或長時間暴曬在陽光下,都會增加核酸檢測結果不準確的風險。

  他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要知道核糖核酸酶(Rnase)是無處不在的,它存在于空氣和任何地方,當你打開核酸試管蓋時,就有可能會進入試管內,而在37度以上的溫度下,Rnase很容易會降解RNA,整個過程只需要10-15分鐘,如果試管里有很低的病毒載量,那么經過十混一,原本已經被稀釋了,現在RNA又被降解了,就更難被檢測到了!

  另據第一財經記者在一些核酸檢測點的觀察,在一些混管檢測中,不符合操作標準的動作還包括采完一個人未把蓋子擰上,就接著采下一個人,這也增加了樣本暴露在空氣中的風險。

  上述專家補充稱,雖然在試劑中添加某些成分,例如焦碳酸二乙酯(DEPC)等可有助于抑制Rnase,但這些成分會增加試劑的成本,標準的核酸試劑一般不會添加!白詈唵蔚姆椒ㄊ堑蜏乇4,及時轉運,哪怕是使用冰塊降溫也是有幫助的,冰塊沒有成本,可以反復利用!彼麑Φ谝回斀浻浾弑硎。

  他還強調,在轉運樣本時的基本操作是要把樣本放進兩層密封包裝中,并且避免試管傾倒,以防蓋子沒有擰緊導致試劑泄漏,污染其他樣本。

  深圳第三人民醫院院長盧洪洲教授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解決這個問題最好的辦法就是定時收集樣本!

  澳門大學細胞生物專家沈漢明教授對第一財經表示:“核酸試劑當中理論上是有保護液的,一些成分可以一定程度上抑制RNA的降解,但即便如此,原則上來講試劑也不應該在室溫和高溫下長時間保存!

編輯:曹宇
原創版權禁止商業轉載 授權>>
轉載申請事宜以及報告非法侵權行為,請聯系我們:010-56807194
長按二維碼
關注精彩內容